欢迎进入专利纠纷案件- 专利法律诉讼/知识产权疑难诉讼网站!

大疆暂时“逃过”美国制裁,起诉它的中国企业还有话讲

发布日期:2020-09-07 总浏览:

           

                  大疆暂时“逃过”美国制裁,起诉它的中国企业还有话讲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杨琳 | 北京报道

大疆在美国打了两年的官司,暂时落幕。

8月21日,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做出了针对大疆的337调查终裁:发布禁令,但暂缓执行。这意味着大疆在美国的运营与销售短时期内将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2018年8月30日,美国Autel Robotics公司向ITC提出申请,指控大疆及其关联公司对美出口、在美进口或在美销售的无人机及其组件侵犯其专利权,请求ITC发起337调查并发布有限排除令和禁止令。

消息一出,备受关注。当时外界关注的焦点之一,放在了美国Autel Robotics公司是深圳市道通智能航空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道通智能)子公司一事上。

在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一家中国企业在美请求制裁另一家中国企业,这让很多人浮想联翩。

美国没对大疆发禁令?错了!

终裁结果一出,大疆公关总监谢阗地在朋友圈宣布,美国ITC不会发布禁令,大疆胜。

实际上,这种说法并不准确。

围绕道通智能的184号专利(螺旋桨专利)是否有效的问题,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和此前美国专利局(PTO)的判定不一致。此前,PTO判定184号专利部分无效,但在ITC终裁中被判有效。

事实上,ITC终裁其实认可了大疆部分产品侵犯184号专利,并发布了禁令,但因为PTO关于184号专利的无效判决与ITC的判决不一致,所以该禁令暂缓执行。ITC要等待PTO的最终书面决定,再确定是否执行禁令。

简单说就是,禁令已经发布了,只是不会生效。

大疆公关总监谢阗地回应《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时也坦承,他前半话的表述不够严谨,但这并不违反事实,大疆赢得了337调查的表达没有问题。

另外,道通智能也并未完全失去机会。根据规则,道通智能还可以选择对PTO的无效结果进行上诉,也可以选择向美国上诉法庭上诉,要求立即执行禁令。

道通智能表示,将尊重ITC的调查结果。但外界流传的“大疆侵权道通智能三项美国专利全部无效”的说法则是断章取义。

灾难级打击?大疆:判决对大疆影响很小

数据显示,大疆2017年的营收达到175.7亿元,其中80%的收入来自海外,在美国无人机市场占据超70%的份额。

此前,多家媒体和业内人士都分析称,如果道通智能此番“狙击”成功,对大疆的冲击堪称“灾难级”。

事实并非如此。

谢阗地介绍,大疆落入184号专利保护范围的设计是螺旋桨安装连接处的一个小突起的结构,其用来避免螺旋桨正反安装错误(业内称为防呆设计)。这个设计在2019年推出的后续机型中已经不再使用。就算禁令生效,参考其他337案例,大疆会有两个月的过渡期将涉嫌侵权的产品移出美国市场。

“事实上,大疆已经做好了完全准备,有多个替代方案,所以围绕184专利本身的判决是不会对大疆产生什么影响的。”谢阗地说。

从国内斗到海外,让大疆生气的还有这件事

两年的调查还有一个插曲。

今年3月的初裁中,美国ITC认定大疆部分产品侵犯了道通智能184专利,并建议对此制定禁令,禁止大疆在美销售相关产品。两个月后,道通智能委托的Steptoe律所在其官网宣布“律所在ITC取得了Autel Robotics案件的重大审判胜利”。

图片来源:Steptoe律所官网

按照流程,337调查包括申请、立案、应诉、听证前会议、取证、听证会、行政法官初裁、委员会复议并终裁、总统审议等程序。

而终裁未出,对手就自称“胜利”,这引来了大疆方面的不快。

在谢阗地看来,这是在误导多方以为大疆败诉。“对方这一行为属于造谣,且不论禁令尚未发布,不知道会不会有禁令,如果有禁令,具体如何禁止如何执行也是不清楚的。这种没有根据的言论可以认定为谣言,我会认为其目的在于制造恐慌,或者律所向甲方邀功。”

道通智能方面则称,律所如实发布了ITC的初裁结果。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不是两公司的第一轮交锋,二者恩怨已久。

2015年2月,大疆以侵犯外观设计专利为由,起诉道通智能和母公司道通科技,同年12月遭到深圳中院驳回。

后来,大疆将战场转移到美国。2016年8月和2017年5月,大疆以侵犯专利为由两次起诉道通科技及道通智能。2018年4月,道通智能主动出击,在美国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起诉大疆旗下的三家公司侵犯了其2件美国发明专利权,至今裁决未出。

战火越烧越旺。直到2018年8月30日,道通智能子公司在美申请此次337调查。

大疆“以大欺小”or道通智能“专利流氓”?

此事在当时引起争议。毕竟,中国企业的子公司在美请求对另一中国企业进行制裁,实数罕见。

让道通智能郁闷也是这一点。

指控大疆的是道通智能在美国设立的子公司,加上诉讼期是中美贸易关系紧张时期,外界关于“中国公司捅刀大疆”说法甚嚣尘上。“这点道通智能并没有提前预料到,我们只是在发现专利侵权后走正常维权流程,但是却被‘有心人’拿来做了些文章。”道通智能负责人说。

值得注意的是,道通智能的184号专利是从他人手中取得的,于2017年12月转至道通智能。半年后,道通智能就在美国发起了诉讼。

北京青年报曾采访了一位了解大疆情况的人士称,这是道通智能特意买来起诉大疆的。“国际上有许多这种专利贩子,会专门购买一些专利打官司,现在道通就是这样做的。”

谢阗地也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对方采用购买专利(方式)进行诉讼,并不将专利用于生产的行为,更接近于“专利流氓”。

但道通智能否认了这种说法。在他们看来,从2015年以来,大疆一直对公司“以大欺小”,此次专利诉讼是美国子公司的正常维权业务。

知产诉讼背后,还是商战

大疆是不是想要“以大欺小”我们不得而知。不过,诉讼数量上看,大疆的确称得上“巨头”。

天眼查APP显示,截至目前与大疆相关的开庭公告有87个,法律诉讼有222条。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检索“大疆创新”共可找到270个结果,诉讼地域涉及到全国18个省、市。从裁判年份看,大疆诉讼案件增长情况,与其成长情况基本吻合。截至2015年,大疆涉及诉讼只有9起,到2017年和2018年,数量均超70起。

国内很多消费级无人机企业如雷柏科技、零度智控、昊翔等都曾主动或被动的与大疆有过诉讼纠纷。但它们也都没能撼动大疆在全球消费级无人机市场高达七成的市场份额。

实际上,此次大疆和道通智能的纠纷表面是知识产权的诉讼,而其背后则是抢占市场的“商战”。

知识产权律师游云庭认为,在法律许可范围内公开公正透明地去打,完全是合理合法的,这也说明了这个市场竞争的惨烈程度。也有分析人士表示,公司间、国家间都在为知识产权较着劲,但无论矛盾最终走向何处,二者此番纠纷对中国创新都不是一件好事。

但谢阗地则不认同后者观点,他表示,这一纠纷并不会伤害中国创新,反而会让大家更重视自主创新和知识产权保护,是中国创新的机遇和进步。


标签:

上一篇: 大疆暂时“逃过”美国制裁,起诉它的为何是家中国企业?      下一篇:美国名校起诉政府限制留学生签证,留学生该怎么办?移民律师如此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