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专利纠纷案件- 专利法律诉讼/知识产权疑难诉讼网站!

500强“山东地炼企业”涉6项重大诉讼,担保代偿已超亿元

发布日期:2020-07-07 总浏览:




           

500强“山东地炼企业”涉6项重大诉讼,担保代偿已超亿元  

  

东营地炼担保圈风险还在不断释放,“中国企业500强”、第一家登陆英国伦敦交易市场的海科化工正被诸多担保代偿诉讼缠身。

01

重大诉讼

7月1日,山东海科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科化工”)公告称 ,公司涉及6项重大诉讼。

《小债看市》注意到,海科化工这六项诉讼均涉及对外担保金融借款纠纷,案件被申请人包括方圆有色、胜动集团、金茂铝业以及垦利石化等企业。

涉及重大诉讼公告

公告显示,海科化工为担保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已履行胜动集团3000万欠款和金茂铝业7769万债务,另有胜动集团两笔合计427.6万元违约利息尚在协商解决方案。

值得注意的是,海科化工对外担保受牵连并非首次,2018年其被建行东营胜利支行冻结2000万元银行存款,今年年初又由于为鹏杰色织担保,5247万银行存款被冻结。

2018年以来,东营地炼“互保圈”不断暴雷,金茂、大海、胜通以及东辰集团已相继走向破产重整之路,其他圈内企业的风险还在不断释放。

据悉,东营地炼核心互保圈包括万达控股、胜通集团、东辰集团、大海集团、方圆有色、海科化工、富海集团、金茂集团及垦利石化等9家企业,而圈中出现次数最多的就是海科化工,高达17次。

东营地炼企业互保圈

《小债看市》统计,截至2019年6月海科化工对外担保余额高达36亿元,占其总资产的28%,其中对垦利石化担保12.2亿元,对子公司瑞林化工担保6亿元。

担保名单中大海集团和金茂铝业已进入破产重整程序,方圆有色已出现债务违约,并深陷“财务造假”旋涡,因此海科化工面临的担保代偿风险较大。

对外担保情况

《小债看市》统计,目前海科化工存续债券两只,存续规模6.5亿元,其中“17海科01”将于今年12月18日面临回售。

未来偿债现金流

在信用评级方面,海科化工主体和“17海科01”、“18海科01”债项信用等级均为AA,2019年1月其被大公国际列入信用观察名单。

02

流动性危机

据公开资料,海科化工成立于1988年,现有18家子公司,业务遍及90多个国家,员工约4000人,在全球范围内专业服务于石化、新能源材料、营养与消费化学、半导体化学和医药等多个领域。

2007年2月,海科化工在英国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成为第一家登陆英国伦敦交易市场的中国化工企业。

目前海科化工已跻身“中国企业500强”、“中国制造业500强”、“中国石油化工企业100强”之列。

海科化工官网

在股权结构上,海科化工的控股股东为海科控股,持股比例为91.02%,层层穿透后公司实控人为自然人杨晓宏。

股权结构图

近年来,受化工行业景气度下滑影响,海科化工盈利能力不佳,毛利率大幅下滑。

2019年,海科化工实现营业收入263.07亿元,同比下滑0.09%;实现净利润1.26亿元,同比大幅下滑82.51%。

值得注意的是,海科化工的经营性现金流连年下滑,2019年该指标由净流入转为净流出3.85亿元,对债务和利息的保障能力恶化。

经营性现金流情况

截至最新报告期,海科化工的总资产为159.73亿元,总负债96.4亿元,净资产63.33亿元,资产负债率60.35%。

《小债看市》分析债务结构发现,海科化工主要以流动负债为主,流动负债占总负债比为92%,债务结构不合理亟待优化。

截至2019年年末,海科化工流动负债有88.49亿元,同比大幅增长70%,主要为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60.61亿元,短期借款15.8亿元,其一年内需偿还的短期负债有16.06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海科化工的应付票据规模较大且不断攀升,2019年该指标已高达55.42亿元,占流动负债的63%,不仅推升有息负债规模,还会增加财务费用支出。

然而,更为严重的是海科化工的流动性危机已经显现。

截至2019年年末,海科化工账上货币资金有33.33亿元,不仅较2018年下降22%,而且其中32.56亿均为受限资金不可动用,可以说海科化工资金链已经枯竭,其短期偿债风险巨大。

2019年资产受限情况

盈利能力下滑、经营性现金流净流出情况下,海科化工的外部融资渠道也不顺畅,近年来筹资性现金流大多数也为净流出状态,其债务的偿还来源堪忧。

筹资性现金流情况

在外部融资方面,除了借款和发债,海科化工还有13次租赁融资和1次应收账款融资,融资渠道较单一。

截至2019年6月末,海科化工银行授信总额为65.17亿元,未使用授信额度为16.52亿元,可见财务弹性一般。

银行授信情况

在负债方面,海科化工还有非流动负债7.91亿元,主要为应付债券6.41亿元,其整体有息负债高达78.39亿元,已为历年来的新高,带息负债比为81%。

另外《小债看市》注意到,近年来存货攀升明显,2017年以来一直维持在30亿以上,不仅对资金形成较大占用不利于资产流动,还存在一定跌价风险。

存货情况

比较蹊跷的是,2019年海科化工的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项规模突然大幅增长,分别由9.18亿和1.54亿元上升至33亿和35.49亿元,主要为应收母公司海科控股和子公司瑞林化工的往来款快速增加。

值得注意的是,“互保圈”企业财务造假风险,此前胜通集团2018年三季报显示总资产252.7亿元,资产负债率为55.23%;而据破产重整文书上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1月30日其总资产为86.1亿元,负债率高达181.31%。

不久前,安永也质疑方圆有色涉嫌财务造假,指出其一直在夸大利润和生产水平,同时虚报债务。(后台回复“方圆有色”查看原文)

总得来看,海科化工受对外担保影响,其代偿风险较大,再加上其自身造血能力下滑,资金流已经枯竭,海科化工所面临的危机不可小窥。

03

东营地炼风云

1998年以来,依托于山东境内第二大石油工业基地胜利油田,以及地方政府宽松的政策支持,山东各地炼厂蓬勃发展。

而东营地处黄河入海口的三角洲地带,是中国胜利油田的崛起地,地理优势十分优越。

东营民营经济活跃,2017年东营曾有18家民营企业,同时入选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为当年山东省上榜企业数量最多的城市,占全省近三分之一。

山东东营

2003-2008年是山东地炼兴起的高峰期,在政府的支持下以直馏燃料油作为主要原料起家,从2004年开始发展迅猛,到2008年单青岛海关就已经超过广东全省的燃料油进口总量。

但山东地炼只是大而不强,单体平均年产量仅350万吨,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没有一个超过1000万吨的炼油厂。

2018年,国际原油价格持续高位运行,随着油价的再度飙升,地炼企业“油荒”更加严重,众多企业停产,据称当时山东民营化工企业中有四成亏损并陷入多重困境。

此后,山东在逐步计划整合民营独立炼油厂,曾在石化行业叱咤风云的山东地炼企业,正式开启退出历史舞台的步伐。

2019年9月,山东省颁布《关于推进全省地炼企业产能整合转移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工作方案》,首次对地炼产能的退出制定具有可操作性的细则,2022年前完成整合转移的地炼合计22家,其中50%集中在东营。

也正是从2018年开始,东营多家规模以上企业发生债务违约,对当地信用环境造成负面影响,信用政策收缩导致辖区内个体企业流动性风险随之上升。


      


标签: 500强“山东地炼企业”涉6项重大诉讼,担保代偿已超亿元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