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专利纠纷案件- 专利法律诉讼/知识产权疑难诉讼网站!

知识产权“战争”持续升温,提高侵权赔偿金额成新风向

发布日期:2020-07-07 总浏览:



                      

      知识产权“战争”持续升温,提高侵权赔偿金额成新风向   


       

(集微网报道/Lau) 受疫情影响,过去的半年,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的涉知识产权纠纷裁判文书量首次出现下滑,部分月份较去年同期裁判文书量减少70%以上。不过,企业之间以知识产权诉讼为武器的竞争并未放缓,据集微网记者统计,2020年上半年经公开渠道报道的知识产权诉讼约40起,其中半数以上发生于泛半导体领域,而2019年全年经公开报道的泛半导体领域知识产权纠纷不过40余起。

从公开报道的知识产权诉讼案来看,“天价诉讼”屡见不鲜,千万元级专利侵权赔偿出现在国内判决案中,知识产权的价值彰显;企业知识产权战争手段趋于多样化,专利侵权、不正当竞争、专利权属纠纷、侵犯著作权、侵犯商业秘密等诉讼组合成为打击对手的利器;诉讼区域上,国内依然是主要“战场”,但利用海外子公司在海外发起诉讼也不罕见;随着国内企业知识产权实力提升,应对海外知识产权诉讼能力显著提升,2020年以来国内巨头海外专利诉讼捷报频传。

国内巨头的海外诉讼

华为、OPPO、vivo、TCL等国内巨头仍是海外专利诉讼的主力,巨头们迅速提升的知识产权实力和应诉能力直接反映于海外专利诉讼结果。

4月14日,随着美国联邦巡回法院裁定爱立信诉TCL专利侵权案中最后一项专利无效,历时五年的专利诉讼最终实现大反转,TCL力挽狂澜。这起案件肇始于2015年,爱立信在美国起诉TCL蓄意侵犯其五项专利权,TCL旋即向PTAB申请涉诉专利无效,经审查,其中四项专利被宣布无效,最后一项专利于2017年11月被裁定有效。次月,美国德州联邦陪衬团认定TCL侵犯爱立信上述被裁定有效专利,判决TCL向爱立信赔偿7500万美元。判决金额随后被法官佩恩根据裁定的故意行为,增加至1.1亿美元。期间,爱立信曾就PTAB裁定其四项专利无效上诉至联邦巡回上诉法院,于2019年11月被判决维持PTAB原裁定。2020年4月14日,此前唯一裁定有效的涉案专利被裁定无效,法院随之撤销此前做出的TCL向爱立信支付1.1亿美元专利赔偿的判决。

5月27日,OPPO与全球知名专利运营机构Sisvel首战告捷。2019年4月以来,Sisvel在全球多地对OPPO、一加、小米等手机厂商发起专利侵权诉讼。5月27日,荷兰海牙法庭判决Sisvel涉诉专利部分无效,同时判决Sisvel承担本案所有诉讼费用。OPPO首战告捷,并解除了Sisvel对OPPO荷兰市场的销售禁令威胁。

多样化诉讼手段

海外诉讼及专利侵权指控正在成为国内企业竞争的手段之一,从大疆无人机遭美国337调查一案中已可见端倪。2018年,因美国无人机制造商Autel Robotics的指控,大疆在美国被发起337调查。此案独特之处在于,Autel Robotics为深圳道通智能航空技术有限公司在美国设立的公司,这实则是道通智能对大疆更早之前发起的专利侵权诉讼的反制措施。今年3月,美国ITC裁决大疆部分产品侵犯Autel Robotics的一项专利。不过就在5月21日,涉案专利被判定无效。

除了诉讼地域向海外拓展外,知识产权诉讼案由也趋于多样化,这一点在歌尔股份与敏芯微电子的“专利大战”中展现得淋漓尽致。2019年7月起,歌尔股份对敏芯微电子发起十余起诉讼,案由包括专利侵权、专利权属争议、不正当竞争等;时间上集中于敏芯微电子科创板IPO冲刺阶段,其中两起诉讼发生在审议公告发布之后。这场由歌尔股份发起的逻辑缜密、步步为营的专利狙击,直接导致敏芯微电子首次上会的折戟。最终敏芯微电子虽然成功过会,但科创板上市委也出具了审核意见,要求敏芯微电子进一步详细披露有关诉讼争议情况。

在诉讼应对上,被诉专利侵权方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涉诉专利无效已经是常规操作。与之相应,被裁定专利无效后,发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裁定的案例增长明显。仅2020年以来被媒体公开报道的案例中,相关行政诉讼就有4起,其中两起与半导体企业相关,这是极为罕见的。2017年,中微公司向国家知识产权局对威科仪器部分专利进行无效宣告,国家知识产权局2018年宣布威科仪器的专利无效。威科仪器不服这一决定,旋即以中微公司为第三人,对国家知识产权局提起行政诉讼。该案已定于今年9月开庭审理。

西电捷通诉苹果专利侵权案今年6月有所进展。2016年4月,西电捷通以专利侵权为由将苹果公司诉至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作为回应,当年5月,苹果公司对涉案专利提起无效申请。2017年3月,专利复审委员会作出维持涉案专利权有效的决定。苹果公司不服审查决定,随即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今年6月8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驳回苹果公司的诉讼请求。

专利赔偿金额有所上涨

与欧美发达国家相比,国内专利诉讼赔偿金额相对较低。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知识产权中心数据,2015年-2017年,中国知识产权侵权诉讼平均判赔金额分别为34.7万元、73.74万元、84.93万元。而据普华永道《2017年美国专利诉讼研究报告》,1997年-2016年间,美国专利诉讼案件损害赔偿金额的中位数为580万美元。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之一是举证困难。《专利法》第65条给出4种计算赔偿金额的方式:权利人因侵权遭受的损失;侵权人因侵权获得的利益;专利许可费用的倍数;由审判机构酌情确定(俗称法定赔偿)。但司法实践中,因举证困难,大量专利诉讼案以法定赔偿方式确定赔偿金额。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曾于2013年发布自2008年至2013年知识产权司法侵权赔偿研究,研究显示5年间有97.25%的专利案件判决采取了法定赔偿的方式,而法定赔偿的平均赔偿额只有8万元,通常只占到起诉人诉求额的1/3甚至更低。

这一情况近年来已有所改变,各地中院、知识产权法院以及最高院在司法实践中呈现出提高侵权赔偿金额的风向。这一风险在过去半年的公开案例中亦有所体现。今年3月刚刚尘埃落定的格力诉奥克斯专利侵权案便是典型。2017年1月,格力将奥克斯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奥克斯停止侵权、赔偿4000万元。2018年4月,广州知识产权法院一审判决奥克斯恶意侵权成立,全额支持格力请求的4000万元赔偿。2019年8月,广东高院二审维持一审原判。奥克斯随后提起执行异议,今年3月,被广东高院驳回,宣布维持原判。

专利侵权诉讼中,全额支持起诉人诉求额的案例并不多见。此案中,法院认为,格力举证的证据已可反映奥克斯侵权获利情况,而奥克斯拒绝按照法院证据披露命令提交真实、完整的账簿、资料,导致侵权获利无法直接查明,因而奥克斯需承担举证妨碍的法律后果。综合考虑下,支持格力的赔偿主张。(校对/艾禾)



         



       


标签: 知识产权“战争”持续升温,提高侵权赔偿金额成新风向

上一篇: 小i机器人创始人袁辉:未来五年是人工智能的红利收割期      下一篇: “美高梅”商标遭侵权,法院判赔300万元